[爱德思|干货]在麦吉尔大学就读是怎样的体验?

2017-02-27  来自: 山西剑桥国际学校 浏览次数:397

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简称麦吉尔McGill),坐落在世界最佳留学城市蒙特利尔,是一所世界著名研究性大学。学校始建于1821年,是加拿大最古老的高等学府,百年来在国际上享负盛誉,被视为“加拿大哈佛”。

     麦吉尔大学在加拿大人心中享有特殊地位,至今已连续12年位列加拿大大学排行榜第1名 ,并拥有加拿大最多的诺贝尔奖得主(12位)和罗德学者(142位)。大物理学家卢瑟福,现代医学之父奥斯勒,哲学巨擘查尔斯泰勒,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以及欧元之父蒙代尔皆是其校友。加拿大现任总理贾斯汀特鲁多亦毕业于此。

     2016年QS大学综合排名全球24位。


     北美的学校多多少少有些顽皮的气质。法语区的McGill亦是如此。比如开学的Orientation周学校做了一个号称世界最大的Brownie;比如每年九月校长请全校学生吃午餐。说是午餐其实只是在主楼旁的广场上摆了餐车,学生排了长长的队,每个人都可以领一个牛肉卷一个鸡肉卷,沙拉和水。广场上有官方的演出,我到的时候演出已经结束,大家懒散地坐在草地上听野生学校乐队的吟唱。Montreal的夏天即将结束,空气中似乎草色微凉的味道要弥漫开来了。乐队似乎漫不经心地唱着Jazz,记忆中似乎还有人漫不经心地跳着舞。人们漫不经心地坐在夏末的草地上,读书,复习上午的功课,看Conservatoire发放的一年演出季的宣传册。开学伊始课业已然繁重起来,我想人们大抵是习惯了步履匆匆,正午的免费午餐和演出,倒像是让繁忙的生活节奏在夏日尽头依旧明媚的阳光下小憩一场,片刻之后随即各奔东西了。不知怎的缺颇有种曲终人散,人走茶凉的味道,广场安安静静的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QQ图片20170227152310.jpg     

    我相信这校园是热闹而调皮的。每周巧克力华夫饼的餐车总喜欢停在麦吉尔先生的铜像约莫望向的位置,站在某个特定的角度,那场景像是麦吉尔先生对餐车脉脉深情一般。万圣节前夕校园里的张灯结彩似乎对喧闹的人群也心有不甘,似乎也要分一杯羹似的;我记得连图书馆里也尽是鬼怪的张牙舞爪,还书的return投放口也被贴上了血盆大口的装饰。是夜恰好去还书,厚厚一本钢琴谱送进怪物的嘴中,不免会心一笑。
    然而和其他学术型大学相似,我相信这调皮和热闹背后总有种凝重抑或深沉,像极了前人笔下凌空的寂寞。来到这里的第一天,我记得杂货店的老板听说我是McGill交换生,意味深长地对我坏坏一笑,McGill,课业很重的哦。事实也的确如此。出过多少Nobel Prizes我不知道也不以为意;McGill虽是全加数一数二的名校,世界排名也颇为可观,这喧闹的party名校严谨起来,也是凝重之不遗余力。Redpath Libarary的人们彻夜不眠;偌大的校园据说还有两个通宵图书馆;即便是在那些慵懒而普通的日子,自习区也往往人满为患。Redpath厚厚的墙体镶嵌了小小的窗,像是冰天雪地中的避难所。在地下一层向窗外的原处望去,似乎人与草地齐高似的。冬日雪覆四野,万物迟滞,偶尔可见窗外雪地上反射过阳光微凉微凉。Midterm前夕唯z次刷最后一次通宵,疲惫不堪倒在沙发上沉沉睡去,恍惚中醒来不知过了多久,却发现灯火通明依旧,图书馆清冷了些许,然而留下挑灯夜战的人们却毫无意兴阑珊的样子,翻书声与键盘嘀嗒此起彼伏。Midterm季焦虑感阴阴沉沉似乎在无形之中弥漫,然而漫漫长夜图书馆的灯影总有种安抚人心的暖意。好像可以使得浮躁与焦灼消散尽净,可以神定自若地去读书了呢。

     我的本科在国内只是普通的三本院校,几乎没有什么浓厚的学习氛围,然而到了麦吉尔以后,只能呵呵慨叹,原来电视里的灯火通明的图书馆、压力山大的课业压力都是真的。教室外的长椅上时常可见神色匆匆的人们,将提前做好的潦草简陋的午饭和着paper抑或题海的晦涩艰深一并吞咽。渐渐地学会了对这种略苦涩的匆忙习以为常。前行的人们或许都有相同的心境吧,因有期待而会失落,因失落而寂寞,因寂寞而卑微而不舍。

    
QQ图片20170227152329.jpg
     这世界那么大,我们都是踽踽独行的人。跋涉了太久都会疲倦的,可是无论走到哪,都要有一个此心安处啊。一直很喜欢白居易的一句“吾生本无乡,心安是归处”。大概,需要一颗强大的内心吧,不因人群的喧闹而迷惑,也不因希望的渺茫而狂躁不安。

存,吾顺事。没,吾宁也

      说说McGill的吃。
      McGill是有meal plan的,开学时有学长好心相劝不要上学校的当。我最后没有上学校的当;不过如今想起来没有吃过学校最大的食堂也是小小的遗憾。不过几乎每个学院都有自己的cafeteria与微波炉。前者种类繁多,分布于不同学院里,中餐,西式快餐,日式料理等等不一而足。后者主要是为了方便做饭党。

      我最终还是成为煮饭党,因为每餐都在外面吃实在是贵。开学第二周Bronfman(School of management的楼)一楼的餐厅开了,经营寿司,日式拉面和墨西哥taco。貌似是Bento开的,这牌子做寿司在Montreal好像还蛮有规模。点了海鲜拉面,柜台的日本姑娘倒是热情。不过塑料碗端上来,拉面已经成坨,两片海苔孤零零地飘着,好像还有几粒玉米什么的…据说这家拉面还在蒙城汇的拉面排行中有过上榜…看官自行想象。


      Redpath图书馆地下一层是一家还蛮大的咖啡馆,某次因为减肥差点饿晕过去,买过那里的法棍救急。第一次觉得硬梆梆又没有味道的法棍也好香好好吃哇…再有就是吃过Burnside的地下一层得小卖部的沙拉,dressing买错(好吧我承认我听不懂)已然不想买第二次了…

   
      然而McGill在市中心,周遭饮食业相当发达。即使学校的饮食不能接受,也总是能在附近找到吃的。Bronfman南面Cartier的大楼里深藏着一家寿司店,lunch box似乎还不错的样子。学校往东有Eaton Centre,再到St. Catherine上选择种类更多了。然而去学校周边找吃的是需要代价的:要知道McGill离市中心商业区可谓一步之遥,抱着觅食的目的,走着走着就可以开始逛街。生活方便也是真真切切地幸福感爆棚,不过学校离商场如此之近,让大学在下沙大学城的我瞬间无法适应…



QQ图片20170227152341.jpg      

      住在学校附近买菜也算方便。音乐学院往北几个block,Parc街上有Provigo和Metro。Provigo开到很晚,有时晚上学完法语可以买菜回家。往南稍远有PA Supermarket,是个超级便宜的大菜市场。课业繁重的时候,其实也深知自己是幸福的。在Bronfman的lab里看书写paper做不进,往北一路走一路唱,去provigo或者Tim Horton买杯咖啡,回来一边吃一边看书,满足感瞬间爆棚。

      还有各学院的贩卖机也值得一提!除了普通的贩卖机,还有卖巧克力豆的机器,投25分硬币进去会吐豆豆。我一直不知道25分到底能买到多少个豆豆,

      再有就是餐车。早上会有巧克力华夫饼的餐车停在校门口。偶尔会有免费的餐车发放食物,我记得有次Bell在校门口发放免费的poutine。poutine是Montreal特色的食物之一。


QQ图片20170227152348.jpg     

    讲讲大音乐学院吧。Conservatoire是开放注册的,但只有前12个人能拿到琴房的权限。显然我没拿到…幸运的是Piano Major的人们都如同音乐那般亲和而友好,多数情况下会有人帮忙开门。我在的时候Strathcona Building五楼琴房的锁是坏的,就这样坏了一学期,可以随便出入。大家却也心照不宣的样子,微微一笑,不知是有意方便其他学院的小伙伴呢。

    大多是专业的学生,大家都很努力。有时候听着隔壁重复一个小小的段落又三四小时之久。我想那重复的旋律充斥了多少焦躁不安啊,夹杂了多少期许,多少失落。北美音乐专业的前景也不是顺风顺水的,我记得开学不久,走廊里Piano Major的男孩对我说过Unfortunately I'm piano majored,大概这也是一种围城吧。我总是羡慕围城里的人,可那些一天练琴10小时之久的人们或许也有过希冀围城外更加多样化的生活吧。

    有时候从琴房里出来会不好意思地戴上帽子,心想大家一定会诧异到底是哪个傻X弹这么烂还敢来Conservatoire混。不过随即释然,因为弹那么烂,想必大家也听的明白我是外来的野生蹭琴君罢。3楼都是立式的YAMAHA,音色也差了一些,据说是声乐系专用。有一天因为琴房不够,跑到声乐系练琴,居然听到有人断断续续在弹童话。大概是个中国留学生,钢琴学了不太久的样子。可琴声断断续续犹如哽咽在喉,仿佛在回忆如旧的时光。那一瞬间我有种莫名的流泪的冲动。
 
    我是多么羡慕那些可以用流淌的音符去肆意讲述故事的人们啊。那些我所钟情的旋律游移在我的指尖的时候却俨然苍白无力。然而这终究是围城。这一点人们常常是殊途同归的:演出季有时穿过长长的回廊,两侧琴房门上的玻璃窗上会贴了简洁俏皮的简笔画。Don't worry! You're loved! 


QQ图片20170227152354.jpg

     

    我相信这是一批倾尽一生去热爱钢琴热爱音乐的人们。可是当梦想与生存的压力凌空与热爱之上,我忽然觉得隐隐的心疼。都说能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为生,是一种莫大的幸运与善意。可是天马行空的自由一旦桎梏于生存的压力,和急功近利甚至有些歇斯底里的奢望抑或期待,会不会所谓“热爱”便失去了原本的意义所在。我多么羡慕这些Piano major的人们,但我也深知自己不能把我所热爱的事物当做生活。
QQ图片20170227152400.jpg     

    二楼总是贴满了演出的宣传单。Pollack Hall大多数演出还是学生们自己举办的,大概也是作为考核标准之一。器乐独奏四手双钢或者小型的室内乐应有尽有,每周都有那么四五场。说到这里不得不提每周五 noon hour的管风琴演出,大概是作为管风琴专业学生的考核之用。管风琴在Redpath Hall,图书馆隔壁。对管风琴作品知之甚少,可我却深深寄情于那庄严肃穆的琴声。有时温暖的午后偌大的Redpath Hall只有两三闲人,捧着一本书在厚重的琴声中似乎要沉沉睡去,恍惚中似乎听到那旋律在诉说永恒。

    

B   R   A   N   D    S   O   U   L


时至今日,爱德思以苛刻要求为荣。我们有责任让学生不断进取。我们热爱事业并心怀敬畏,我们制定细致入微的计划,推动学生前进帮助学生思考未来。


过去,我们为了教育事业,毅然踏上留学申请路

现在,我们仍然不忘初心,一点一滴积累自己

未来,我们以匠心对待事业,愿帮助更多学生



关键词: 加拿大留学           

版权所有:山西剑桥国际学校      |   地址:中国山西省晋中市榆次工业园九号路   |   邮编:030600

电话:0354-3982727   13803491810    邮箱:sxcis-office@sxcis.com.cn  备案号:晋ICP备16005271号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山西剑桥国际学校 技术支持:山西云上观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 XML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